學院的土樓已經蓋好了,蓋在鳥不拉屎的地方,每天早上要早起趕校車唉唉唉
一個禮拜有四天都在土樓上而且都是早上的課真的是要死了
這學期也是跑到人社系選了一堆課,我覺得人社系的傢伙一定在想這個死外系又來了(掩面)


宗教與象徵的課結果只有五個人來上課,老師是一年級的時候教我們班文化人類學的老師。我本來以為他忘記我了,結果一上課他就跟我說啊,○聿,可以幫我去樓下借喇叭嗎?。該怎麼說應該是有點開心嗎啊啊,因為我真的不認為他會記得我。

之後是慣例的自我介紹和為什麼要選這堂課大問答

老師:為什麼要選這堂課?
我:嗯,因為之前上過文化人類學覺得很有趣
老師:是喔,你文化人類學是哪位老師教的?
我:....呃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就是你。
老師:!!




人類的記憶有如一場鬧劇。


以上



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。

Leave a reply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s

trackbackURL:http://littleflowerno1.blog39.fc2.com/tb.php/205-4736e3d8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