課程

目前的課程是這樣子的:

一‧西班牙文、服務學習
二‧英文聽力、影視多媒體企劃與腳本 、基礎攝影
三‧視覺文化、體育、設計與創意
四‧研究方法概論 、中級客語
五‧日本歷史與文化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彩色的星星的塵埃

被圈養著的,被當成禁臠的,無法被染指的



你一邊說著話一邊拉緊繩子,我張大嘴,因窒息而流出唾涎,

(你說話的聲音實在太好聽了,讓人完全忘記自己即將要死去這件事)

唾涎流至頸部而後繼續下滑,身體被浸濕,像是魚的黏液
你在冒汗,斗大的汗珠從額上滑落,手也在出汗..................啊啊,你想必很緊張吧
於是我哭了,你也是

唾液和汗滴和淚珠在白方格地板上形成濕糊糊的水漬

(一塵不染的地板被弄得好髒好髒)



要是能夠的話連你衣服上的紋路也想記憶下來
直條紋條紋色褐色
你的眼鏡滑落,匡啷一聲落在地上,鏡片剛好被跪下的膝蓋壓碎了

地球就在我的手上喔,深海的藍色和樹木的色,比例是七:三
一點也不要緊的對吧
所以給我更多的親吻如何
那樣一來我死後必定會為你灑下彩色的星星的塵埃。


迎新宿營

萬瑞森林遊樂區是個爛地方

從迎新宿營回來,累得像是快死了一般,第一次體會到站著就可以睡著是什麼意思,昨天照鏡子的時候發現眼圈深的和L看起來根本就沒兩樣。
當的是小隊輔,搭檔的夥伴是個未來志願要當牧師的有趣男人,會聊到宗教上的事,邊聊的時候,京極堂的字句會在腦內打轉,所以覺得很有趣。夜遊的時候對於拜拜嗤之以鼻的搭檔好好笑,然後比起去年的我,現在的我已經敢看鬼片了,而且邊看還會邊想要試著分析鬼片,這算是進步嗎,還是中毒太深XD


手機好像快壞了(樂),脫離白螢幕的日子指日可待了~
然後突然地很想要台單眼,只憑現在手上的相機特寫鏡頭都沒辦法。

現在的大一新生個個都濃妝豔抹的來參加營隊是怎麼回事呢,就算穿得漂亮等一下還是臭兮兮又黏答答的啊。有幾個討人厭的傢伙,但也有幾個可愛的傢伙。
然後這次的活動整體而言覺得辦得比上一屆好。



放一張照片。

嫌犯X的獻身

啊啊啊啊。(←意義不明)

之前有看了幾集伽利略的日劇
如果一開始沒看過電視的話,那麼草薙應該是討喜的角色吧
太糟了,福山雅治和柴崎幸的臉會一直在眼前打轉,而且看到草薙的時候會自動帶入柴崎幸的臉,但草薙是男人而且柴崎幸也不是演草薙orz

太糟了,太糟了啊啊~



應該會去看伽利略系列的前面兩集吧,雖然說對理科題材沒興趣,但想跟湯川和草薙混熟一點,而且他們的相處模式也還挺有趣的。
簡言之我要把草薙的男人身分逆轉回來!!!!!!





下面是心得,可能有雷(?)



9/17

新學期的開始意外地有幹勁
最近喜歡的單字是歇斯底里、卡里斯瑪和羅曼蒂克。

因為迎新的事有點忙,到底是想做還是不想做呢,開心還是不開心呢,從欄檻脫出後的那時開始就已經不知道了,所以現在是修行,之後的修行才是重要的(笑)。

燒掉之後看起來還是和平常沒有兩樣,把看的見的和看不見的,兩邊混淆得不像話,即便是如此現在還是能活下去
灰色的牆,攀藤植物藤蔓盡枯,但開著紅花
不知道從焦土上長出來的會是什麼。






三句不離夏彥。

雜記。

‧真的要開學的時候才會想大叫不要開學。

‧唔唔,想看多田由美的作品。

‧為了要不要租惡夢探偵而煩惱著,不喜歡恐怖片但安藤政信好誘人。

‧鴨與鴨的投幣式置物櫃出了,封面上的愛與和平好青年--伊坂幸太郎是怎麼回事(笑)
封面的風格倒是和想像的不同,感覺一點都沒有愛與和平的氣氛.XD

‧續巷說下看完了,以故事畫面精緻程度來講巷說比較精緻,但續巷說連結性比較強,尤其是後半開始故事規模比巷說大多了,而且還為巷說系列整個埋了一堆梗,這就是要人把巷說全系列買下來的意思嘛!!
京極堂系列還可以分開來獨立檢視,因為每部作品的中心不一樣;但巷說系列就好像是一個大整體,連伊右衛門和偷窺小平次也包在一起,全部都藕斷絲連的感覺。啊啊啊總而言之夏彥真是個陰險的傢伙!!!

最後又市和百介的惆悵愛情故事很不,這種型結尾真的完全戳中我的點。

會在好好重看一次的。




【日本】電線桿

到日本之後最令人開心的東西其實是電線桿和電線
電線很多,但都有種很整齊的感覺,到處都可以看到天空中筆直的線彼此交錯,乾淨舒服,有時候還會讓人很恍惚。(笑)

總之,很喜歡這樣。





白夜行

日本遊記候補。


在一天之內拼死的讀完白夜行,有種"哼哼東野圭吾先生我摸透你了"的感覺。
這算是讀東野先生的第四本書,在讀這本的時候總算清楚他大概的寫作風格了,既然我們都熟了(?),之後讀其他的作品應該也會比較輕鬆一點吧(笑)

目前對東野先生風格的個人看法:
語調平鋪,不會故意用漂亮的句子或俏皮的句子,中間會花滿長的篇幅來敘述雖然有進展但基調差不多的事,然後喜歡大逆轉結局,但總是逆不到我,整體風格是屬於清淡派。



x

碎裂後用甜甜的糖蜜把身體拼湊回來,需要的是甜而粘稠的空氣
越是甜膩越讓人無法好好說話,口鼻被堵住
眼淚流出來,被甜甜的指尖拭去了。

夢囈什麼的已經再也沒有見過,如此安於現實界的我
絞殺不必要了,青空不必要了,害怕夢的逝去也不必要了

在深深的浴缸中溺死
蒸氣
深潛
濕髮
浴帘上的水珠

然後閉上雙眼。



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。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